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大街8号中钢国际广场A座20层B-D区。

咨询电话: 139-1014-0617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动态  -> 胆管损伤

违规手术致患者死亡,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医疗纠纷赔偿76.9万

信息来源:Chinese websites |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05日

  范 贞

范贞律师代理案件,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13910140617
一 患者(化名)医疗过程
患者,女,66岁,因“上腹部疼痛伴恶心、黄染l天”于2007年4月24日住入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入院诊断:1.胆囊结石,胆囊炎:2.胆道梗阻。4月26日在静脉复合麻醉下行腹腔镜、胆道镜两镜联合胆囊切除、胆道探查、T管引流术。术中见胆总管直径约1.2cm,切开胆总管置入胆道镜,在胆总管远端可探及0.8cm结石,用取石网反复取石不成功,探查过程中结石滑入十二指肠。术后给予抗炎、止血等治疗。4月27日8时患者体温38.4℃,腹腔引流30ml淡黄色液体,T管引流200ml液体。4月28 日 5时许患者脉搏加快至150次/分左右,经静脉推注西地兰0.4mg后不缓解,6时患者血压在升压药维持下波动于80~90/50~60mm~Ig,再给予倍他乐克25mg口服。10时10分心内科会诊考虑患者心率增快与低氧(I型呼衰)、发热、血压低有关,15时呼吸内科会诊建议:给予高流量吸氧,查CTPA以除外肺栓塞。4月29同患者心率仍高,病理报告:慢性胆囊炎伴胆囊结石。5月l日l0时20分患者一般情况较差,呼吸浅快,处于面罩吸氧中。急查心电图:窦性心动过速,ST—T改变,心率波动于60~150次/分。血气分析提示呼吸性碱中毒、低钾血症、低氧血症。经吸氧、补钾治疗后心率维持在100次/分、无大的波动,血压平稳。5月5同腹部CT:1.胆囊切除、胆管取石术后T管造影未见异常:2.双侧肠腔积液伴肺萎陷:3.少量腹水。当日22时30分将患者转入ICU,转入诊断:1.梗阻性黄疸:2.胆总管结石:3.结石性胆囊炎:4.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5.I型呼衰:6.电解质紊乱。23时行右锁骨下静脉穿刺置管。5月7同14时患者开始便血,全天共便血约1500克,给予抑酸、补液、止血及输血等治疗。5月8日B超:胆囊窝少量积液,右侧腹腔积液,脂肪肝。当日12时行腹腔穿刺置管术,抽出暗红色液体约200ml。5月16同患者病情平稳,T管引流量约100ml,腹腔引流量约500ml。腹水培养:金黄色葡萄球菌。5月17 日应患者家属要求,将患者转往他院。


2007年5月l7同患者因“腹腔镜胆道术后伴腹痛、发热、黄疸2l天”住入甲医院。入院诊断:1.十二指肠瘘:2.腹膜后脓肿形成:3.腹腔镜胆囊切除、胆管探查T管引流术后;4.水电解质紊乱。5月21日在全麻下行腹膜后及腹腔脓肿清创引流术+十二指肠旷置术+空肠造瘘术。术后给予呼吸机辅助呼吸、心电血压等监测、抗感染、补液、抑酸等治疗。5月25日患者病情危重,神智清,精神差,腹胀明显,全腹压痛、反跳痛明显,肠鸣音未闻及,腹部伤口渗出较多,引流量1350mi,色暗红,血色素76g/L。腹部B超:右下腹腔存在5.9cm×6.8cm液性暗区,透光性差,肠间隙也存在透光性差区域。当日2l时15分开始在全麻下给患者行腹腔、腹膜后、笳腔坏死物质清创引流术+十二指肠破口修补术+十二指肠后置管引流并十二指肠内置管引流术+胆道探查、T管引流术。术后给予呼吸机辅助呼吸、心电血压等监测、抗感染、补液、抑酸等治疗。5月29日15时许患者血压降至70/45mmHg,腹部膨隆,腹腔引流量增多,B超:腹腔大量液性暗区。给予抗休克、输血、升压等治疗。当日17时45分开始在全麻下给患者行剖腹探查+胃网膜右动脉血管缝扎+腹腔、腹膜后冲洗引流术。5月30日患者病情危重,无发热,呼吸机辅助呼吸、VC模式。 6月l 日因患者再次发生腹腔内出血,行剖腹探查+右侧肾周脂肪囊破裂血管缝扎+幽门断端修补+经十二指肠乳头胰管内置管引流术+十二指肠瘘口关闭+腹腔、腹膜后、盆腔冲洗引流术。6月3日5时患者腹膜后引流管及管周出现大量鲜红色液体流出,血压下降。当日9时行剖腹探查、胃网膜右血管、右侧髂窝及腹膜后填塞止血+胃空肠吻合口修补+腹腔、腹膜后、盆腔冲洗引流术。17时50分患者出现房性心动过速,心律不齐,心率102~221次/分,在应用多巴胺的情况下血压维持在85~106/38~52mmHg,血色素进行性下降。遂行剖腹探查+腹腔、腹膜后清创引流术+填塞官纱取出术。术后患者无尿,给予床旁血液净化治疗(CBP)。6月10同9时患者在持续血滤的过程中生命体征不稳定,需大量血管活性药物维持血压。全身水肿明显,多处淤斑,腹腔渗液较多。15时35分血压降至58/32mmHg,15时55分心率降为0,经抢救无效患者于2007年6月l0日16时28分死亡。死亡诊断:1.多器官功能衰竭:2.感染性休克:3.十二指肠瘘、胆瘘、胰瘘;4.腹腔镜胆囊切除、胆管探查、T管引流术后。IMG_20170612_120456.jpg


二、范贞律师代理患方,认为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存在主要问题

1.对于常规胆总管探查术而言,腔镜仅仅是可供选择的手术方式之一,在腹腔镜胆管反复取石不成功的情况下,没有按照知情同意书中告知的方案及时中转开腹,造成十二指肠瘘;
2.术后没有检查腹部情况,直到术后第6天才发现右腹压痛、肌紧张明显:
3.在患者术后出现休克、呼吸困难、感染、腹腔引流液明显变化时,未重视患者肠道损伤:
4.患者术前白蛋白正常,术后不断下降,说明患者消耗明显增加,综合患者腹部体征、呼吸困难、感染、休克等情况,应考虑剖腹探查:
5.对进食后腹腔引流液的变化没有重视。
6.长期低蛋白血症、电解质紊乱、休克、呼吸困难,造成患者发生应激性溃疡大出血,加重了病情,从而失去了治疗时机,导致患者抢救无效并最终死亡:
7.没有将患者肠瘘的病情及时告知。
三、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认为:医院对患者的手术及整个诊治过程完全是符合医疗常规的,患方主动要求转院,且转院时病情平稳,因此,患者的死亡与我院无关。

四、北京医学会鉴定专家分析意见:

(一)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在对患者的诊治过程中存在以下违反外科诊疗常规的医疗过失:
  1.没有进行术前讨论;
  2.在施行腹腔镜、胆道镜两镜联合胆囊切除、胆道探查、T管引流术的过程中出现反复取石不成功时,没有及时中转开腹:
  3.在患者术后第一天即开始出现高热、休克时,没有对患者进行认真的腹部体格检查和全面分析。
(二)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以上过失导致十二指肠漏的发生及延误诊治。患者最终死于十二指肠漏引起的感染中毒性休克、多脏器衰竭。
(三)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以上过失与患者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且是导致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
(四)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还存在以下与患者死亡无因果关系医疗过失:
  1.手术记录中没有记录胆道镜操作者的姓名;
  2.腹腔镜、胆道镜两镜联合胆囊切除、胆道探查、T管引流术为近年来才逐渐开展的术式,该院没有将此术式的优点及风险与家属充分沟通。
五、北京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负主要责任。


六、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包括精神损害、医药费、交通费、丧葬费等各项损失。


律师手记: 案历时2年余,范贞律师利用自己的医学专业知识,最终做成一个满意案例。北京医学会将其作为典型案例推荐。医师执业道德要求认真负责,查体是临床工作的基础。到医院门诊看病,有多少医生查体? 查体不收费并不意味不重要。医药分开综合改革提升医务人员技术价值,基础医疗工作完善是应有之义。